Archive for 七月, 2014

睡眠差,老人自杀风险高

星期日, 七月 20th, 2014
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饱受睡眠问题困扰的老年人更有可能死于自杀。 睡眠差,老人自杀风险高 斯坦福大学自杀预防研究实验室主任、精神病学及行为科学讲师丽贝卡·贝尔纳特(Rebecca Bernert)博士,领导了这项研究。她说:“这项研究很重要,因为睡眠紊乱是很容易治疗的,而且相比于许多其他的自杀风险因素,睡眠紊乱也可以说是不那么难以启齿。”… Read More

杯子的味道

星期一, 七月 14th, 2014
杯子是容器,理论上说不应该影响其中饮料的味道。但是人们通常说的“味道”,并非科学意义上的酸甜苦咸鲜五种基本味道,而是大脑对外观、色彩、口感、气味与味道等等感官体验的综合。在这个综合体验的过程中,心理因素的影响也不可忽视。比如喝酒,古人就说“葡萄美酒夜光杯”,大致是葡萄酒与夜光杯的组合,会给人们更美妙的体验。而品茶中,茶具的作用就被放到了更高的层次,所谓“器为茶之父”——茶具的重要性,是跟作为“茶之母”的水相并列的。 Read More

中国人学化学以及疯狂的造字

星期日, 七月 13th, 2014
作为一个创造新物质的学科,化学发展的历史非常悠久,现代化学界普遍都承认炼丹及炼金术是化学前身的观点,这对于中国而言是有利的,至少我们可以把祖师爷追溯到葛洪所处的年代,看上去比西方落后不了太多甚至还领先数百年。但这样的说法作为茶余之言自无不可,但作为研究而言还是有些肤浅。 造字 现代化学与炼金(炼丹)的相同点是从分子层面创造新事物,至于创造新元素其实是核物理学家的任务,由他们拿一些回旋加速机把新元素轰出来然后再填到元素周期表中作为化学家的胜利果实。由于这一原理,古典炼金术实际上已经有了元素、原子这样的理念,但并不具备理性思维,例如中世纪的欧洲人认为,轻、重、干、湿是基本的物理性质,干而轻的是火、干而重的是土、湿而轻的是气、湿而重的是水,因此,水、火、土、气四种物质就被认为是基本元素,任何物质均是这四种元素不同比例合成的结果,这与目前可知世界的观念显然不同,而同时期其他文明中对物质本质的认识同样也是介于神秘与理性之间。现代化学的理性思维实际的起点在波义耳与拉瓦锡,他们生活在17-18世纪,这是化学界的文艺复兴时代,迄今约400年。这近400年中有很多非常有意思的故事,我们这个系列就是不定期地搜罗一些这样的历史事件,管中窥豹。… Read More

医学诺贝尔之路(1953):柠檬酸循环

星期六, 七月 12th, 2014
电器通过电力驱动而工作,汽车通过燃烧汽油而奔驰。在自然界中,不依赖电线和发动机的生物却能够通过进食、饮水和呼吸来维持生存。对于动物来说,这些食物、水和空气还能够提供令他们自由行动的能源,这一远远领先于人类智力设计的能量供给方式无时无刻不在体内进行着。毫无疑问,这是大自然的杰作。 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脂类被称作三大营养元素。需氧生物正是依靠燃烧这些营养元素(尤其是糖类)来获取能量。作为较大分子的能量原料,葡萄糖等物质经过生物细胞的处理,最终转变为小分子的二氧化碳和水,同时释放出热量。生物细胞捕获这些能量,并将它们储存在诸如三磷酸腺苷(ATP)的高能磷酸键中,以便于随时取用。探索生物细胞微观世界中的化学反应详情,了解有哪些角色参与了能量获取的全过程,有助于人们了解生物细胞内的这些小小发动机是如何工作的,同时将大大加深人类对于生物体和自然界的认识。… Read More

男女两性从哪来:用变性藻探寻性别起源

星期五, 七月 11th, 2014
自然界中,包括人类在内的大部分动植物都有雌雄两性,这两种性别到底是怎么来的?来自唐纳德植物科学中心(Donald Danforth Plant Science Center)和可再生能源企业研究所(Enterprise Institute for Renewable Fuels)的一个研究团队找到了强壮团藻(Volvox carteri)中决定性别的主要调控基因,为了解多细胞生物中性别的起源提供了可参考的证据。研究结果日前发表在《PLoS生物》杂志上。 “在我们之前,大家都不了解单细胞生物的接合型性别系统是如何过度到多细胞生物的两性异形的。” 研究论文的通讯作者詹姆斯·乌曼(James… Read More

黑猩猩的基因与智商

星期四, 七月 10th, 2014
就像人有聪明有笨一样,黑猩猩里也存在着智力上的差别。通过对黑猩猩的认知能力与血统的综合分析,美国研究人员发现它们的智力也是由基因决定的。这项研究发表在今天出版的《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上。 黑猩猩的基因与智商 人类智力与基因之间的关联一直是科学界热烈讨论的话题。早在一个半世纪之前,查尔斯·达尔文的表弟弗朗西斯·高尔顿爵士(Sir… Read More

牛奶,跟奶牛说再见

星期三, 七月 9th, 2014
8000年前,我们的一位祖先鼓起勇气,收集并饮用了动物的奶水。这简直就像作弊一样:人类拥有了一种容易获取却又营养丰富的饮料。一个又一个世纪过去了,牛奶以及牛奶的各种制品一直活跃在世界各地的餐桌上。 牛奶,跟奶牛说再见 快进到21世纪,牛奶在许多地方已经实现了工业化生产,人类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环境代价,如果让我说的话,还有伦理代价。我的使命就是要创造出一种真正不需要通过动物来生产的奶。… Read More

往大堡礁倾倒泥沙是个坏主意

星期二, 七月 8th, 2014
去年年底,澳大利亚政府批准了一项计划,旨在扩建昆士兰地区艾博特角(Abbot Point)的煤炭码头,艾博特角港是大堡礁沿岸地区的五座主要港口之一。 该项目需要从海底疏浚约500万吨泥沙以增加港口的深度。由此产生的废弃泥沙将被倾倒在25公里外的海水中,恰恰在大堡礁海洋公园内。公园当局称,该项目的批准符合47项严格的环境保护条款,以保护珊瑚礁不受损害。 环保主义者毫不令人意外地奋起反抗。有人声称这些疏浚废料有毒,并且会被直接倾倒在珊瑚上面。这两条说法都不成立——这些废物确实只是沙子,淤泥和粘土,并且会倾倒在没有珊瑚覆盖的海床上。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个项目不会破坏珊瑚礁。远非如此。… Read More

顶级掠食者:无腿的蛇

星期一, 七月 7th, 2014
蛇!仅仅是想到这种动物,很多人就会心中一颤。蛇也能让生物学家心跳加速,不过完全是出于另外一种原因:在进化方面,蛇也许是地球上最为奇特的脊椎动物。 蛇的躯干细长,四肢全无,在它们的种种令人惊异之处中,这不过是最微不足道的一种。蛇类体内的变化才是真正的不同凡响。它们削减了内脏器官,几乎去掉了一个肺,肝脏也只剩下一叶。它们进化出了新颖的热感应器官和复杂程度居所有动物之首的毒液系统。它们可以加快或降低新陈代谢速率,幅度之大超过任何一种脊椎动物。蛇类的体内改造甚至直达分子层面:一些在很多脊椎动物中都岿然不动的蛋白,在蛇的体内却悄悄发生了变化。… Read More

NIH新发现一例天花病毒样品

星期日, 七月 6th, 2014
自从1980年5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地球上的人类已免于天花疾病”以来,官方报道一直表示,只有位于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CDC)和位于俄罗斯新西伯利亚的国家病毒学与微生物学研究中心(State Research Center of Virology and Biotechnology in Siberia,VECTOR)还保存有天花病毒样品。但就在今年7月8日, CDC宣布,在位于马里兰州贝赛斯达市的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的冰箱里的一个样品盒中,又发现了保存有致命天花病毒的样品瓶。… Read More

藏族人为什么能适应高原环境?

星期六, 七月 5th, 2014
被称为“世界屋脊”的西藏地区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不适宜居住的几个地区之一。但是一直在此居住的藏民似乎并未受到当地不利条件的影响。近日一项研究表明,这些土生土长的藏民携带的一个基因似乎成为了他们适应严酷自然环境的关键。而令人惊讶的是,这一基因似乎有着更为神秘而久远的先祖——它们可能来自已灭绝的丹尼索瓦人(Denisovans)。 2010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授拉斯姆斯·尼尔森(Rasmus Nielsen)发现藏区原住民体内携带着EPAS1基因的一种变异,从而能够应对相对低氧的环境。在4000米的高原上,空气中氧气含量较之平原地区少40%,而这一变异基因使得藏族人能够适应当地的环境。而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藏族人和汉族人仅仅分开生活了不足3000年,他们携带这一基因的情况却大相径庭:研究表明87%的藏族人携带有该基因,而汉族人携带这一基因的比率仅有9%——至今,这种现象仍然是记录在案的,人类经历自然选择的最突出例子。… Read More

与林奈缠斗的乌鸦

星期五, 七月 4th, 2014
2014年6月的《科学》(Science)杂志刊登了一篇题为《看小嘴乌鸦和冠小嘴乌鸦如何打破林奈的诅咒》的文章[1],当然这文章有标题党之嫌。文章讲的是这两种外型迥异的乌鸦,能杂交,有混居,基因常交流、差别小,却上万年来坚定地维持了外貌的巨大不同。科学家调查了它们的基因谱,发现小嘴乌鸦两大种群之一的德国群体,在基因层面上几乎已经被冠小嘴乌鸦攻陷,可长相、行为却没变。这个“正在演化中”的标准案例击中了分类学者们心照不宣的大烦恼:到底怎样才算一个物种? 小嘴乌鸦(Corvus… Read More

“比手划脚”的黑猩猩

星期四, 七月 3rd, 2014
最近,科学家们破译了黑猩猩和倭黑猩猩的肢体语言,为我们了解它们之间的交流提供了一个可以参考的“词汇表”。研究结果甚至可为追溯人类语言的起源提供一些参考。相关研究论文于7月3日发表在《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期刊上。 来自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的灵长类动物学家、黑猩猩研究论文的共同作者理查德·拜恩(Richard Byrne)表示:“我们的研究结果展示了一个非常丰富的信息系统,这是在大自然中观察到与人类语言最接近的体系。另一位来自该大学的灵长类动物学家、论文合著者凯瑟琳·霍贝特(Catherine… Read More

给半吨的野生动物量体温

星期三, 七月 2nd, 2014
棱皮龟(Dermochelys coriacea)又叫革龟,是世界上最大的海龟,有记录的最大棱皮龟体长超过3米,背甲长度2.2米,体重接近1吨。除了它巨大的体型,具有七道纵棱的革质背甲外,最令人感兴趣的是它的体温——是的,这种海中巨无霸是温血动物[1]。对于棱皮龟的研究往往局限于实验室里,不过最近一组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科学家在野外开展了棱皮龟体温的测量工作,他们的结果发表在了今天的《实验生物学杂志》(Journal of Experimental Biology)上。 本文第一作者、共同通讯作者,现就任巴纳德学院(Barnard… Read More

射鸟一脸生殖细胞!

星期二, 七月 1st, 2014
植物有哪些美味的器官?我们能想到的或许只有果实、根茎和花蜜,相信在最执着的吃货眼里,也不会有“花朵的雄蕊”这道食材。但是维也纳大学(University of Vienna)的研究人员们偏偏在中南美洲的丛林里发现了一类植物,它们有着很好吃的雄蕊——至少对于鸟类的眼里是这样。研究结果发表在今天上线的《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上。 Axinaea… <a href=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