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化学’ Category

新型香水:出汗不怕臭,遇水更芬芳

星期五, 四月 10th, 2015
在人类文化里,最早的“香水”可能出自古埃及的祭司之手。在那时,香水与祭祀有着密切的联系。埃及艳后与尤利乌斯·恺撒的那段“香艳”往事,除了大帝拜倒在石榴裙下,也许还该加上古埃及的香水氤氲。后来,生产技艺的进步让古罗马贵族们达成奢华成就“香水喷泉”;蒸馏器的发明造就了“香之城”巴格达与波斯遍地的玫瑰花;法国的格拉斯人发明的脂吸法则使当地的香水制造业愈发繁荣。 14世纪,匈牙利女王发明了由酒精与香精油混合而成的淡香水“Eau de toilette”(英文即toilet… Read More

狗狗不听话?喷点“猪味香水”

星期一, 九月 1st, 2014
猪味香水(The eau de oink),别名“公猪伴侣(Boar Mate)”或者“停下来(Stop That)”,是德州理工大学的科学家约翰·麦克格隆(John McGlone)发明的。约翰一直在想办法让自家的凯安梗(译注:一种原产于苏格兰的古老的梗犬品种)托托(Toto)能不再叫个不停。现在好了,有了猪味香水,只需轻轻一喷,立即生效,而且对汪星人安全无害。 Read More

杯子的味道

星期一, 七月 14th, 2014
杯子是容器,理论上说不应该影响其中饮料的味道。但是人们通常说的“味道”,并非科学意义上的酸甜苦咸鲜五种基本味道,而是大脑对外观、色彩、口感、气味与味道等等感官体验的综合。在这个综合体验的过程中,心理因素的影响也不可忽视。比如喝酒,古人就说“葡萄美酒夜光杯”,大致是葡萄酒与夜光杯的组合,会给人们更美妙的体验。而品茶中,茶具的作用就被放到了更高的层次,所谓“器为茶之父”——茶具的重要性,是跟作为“茶之母”的水相并列的。 Read More

中国人学化学以及疯狂的造字

星期日, 七月 13th, 2014
作为一个创造新物质的学科,化学发展的历史非常悠久,现代化学界普遍都承认炼丹及炼金术是化学前身的观点,这对于中国而言是有利的,至少我们可以把祖师爷追溯到葛洪所处的年代,看上去比西方落后不了太多甚至还领先数百年。但这样的说法作为茶余之言自无不可,但作为研究而言还是有些肤浅。 造字 现代化学与炼金(炼丹)的相同点是从分子层面创造新事物,至于创造新元素其实是核物理学家的任务,由他们拿一些回旋加速机把新元素轰出来然后再填到元素周期表中作为化学家的胜利果实。由于这一原理,古典炼金术实际上已经有了元素、原子这样的理念,但并不具备理性思维,例如中世纪的欧洲人认为,轻、重、干、湿是基本的物理性质,干而轻的是火、干而重的是土、湿而轻的是气、湿而重的是水,因此,水、火、土、气四种物质就被认为是基本元素,任何物质均是这四种元素不同比例合成的结果,这与目前可知世界的观念显然不同,而同时期其他文明中对物质本质的认识同样也是介于神秘与理性之间。现代化学的理性思维实际的起点在波义耳与拉瓦锡,他们生活在17-18世纪,这是化学界的文艺复兴时代,迄今约400年。这近400年中有很多非常有意思的故事,我们这个系列就是不定期地搜罗一些这样的历史事件,管中窥豹。… Read More

医学诺贝尔之路(1953):柠檬酸循环

星期六, 七月 12th, 2014
电器通过电力驱动而工作,汽车通过燃烧汽油而奔驰。在自然界中,不依赖电线和发动机的生物却能够通过进食、饮水和呼吸来维持生存。对于动物来说,这些食物、水和空气还能够提供令他们自由行动的能源,这一远远领先于人类智力设计的能量供给方式无时无刻不在体内进行着。毫无疑问,这是大自然的杰作。 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脂类被称作三大营养元素。需氧生物正是依靠燃烧这些营养元素(尤其是糖类)来获取能量。作为较大分子的能量原料,葡萄糖等物质经过生物细胞的处理,最终转变为小分子的二氧化碳和水,同时释放出热量。生物细胞捕获这些能量,并将它们储存在诸如三磷酸腺苷(ATP)的高能磷酸键中,以便于随时取用。探索生物细胞微观世界中的化学反应详情,了解有哪些角色参与了能量获取的全过程,有助于人们了解生物细胞内的这些小小发动机是如何工作的,同时将大大加深人类对于生物体和自然界的认识。… Read More

牛奶,跟奶牛说再见

星期三, 七月 9th, 2014
8000年前,我们的一位祖先鼓起勇气,收集并饮用了动物的奶水。这简直就像作弊一样:人类拥有了一种容易获取却又营养丰富的饮料。一个又一个世纪过去了,牛奶以及牛奶的各种制品一直活跃在世界各地的餐桌上。 牛奶,跟奶牛说再见 快进到21世纪,牛奶在许多地方已经实现了工业化生产,人类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环境代价,如果让我说的话,还有伦理代价。我的使命就是要创造出一种真正不需要通过动物来生产的奶。… Read More

烟酒茶,不是一家

星期日, 六月 15th, 2014
烟酒茶是许多人生活中的必需品。虽然特性各异,但它们都能成为一些人生活的习惯,还有许多人是把其中的两种或者三种都作为爱好。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压力对于健康的影响完全不亚于疾病,所以“减压”在健康领域日益受到关注。对于各自的爱好者来说,三者都能舒缓压力。尤其是烟和酒,“舒缓压力”甚至是许多人沉迷的理由。不过,“压力”毕竟主要是心理因素,用烟、酒或者茶来舒缓压力,也就主要是一种心理依赖,而不见得它们在生理上产生“减压”的效果。 当然,对于个人来说,不管是心理依赖还是生理作用,能够缓解压力总是有价值的。只是用烟和酒来舒缓压力,需要付出生理受伤害的代价。抽烟大大增加肺癌风险已经广为人知——一般认为,长期每天抽一盒烟,能让肺癌风险增加10倍以上。而酒精对肝脏的损害,也有大量的科学证据支持。所以,抽烟与喝酒,就是在“舒缓压力”和“损害身体”之间进行权衡抉择。… Read More

青霉素的早年岁月

星期六, 六月 14th, 2014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人类在绝大多数时间 内都对各种病菌感染无可奈何——一旦感染,基本上就只能够死马当活马医,听天由命了。肺炎、淋病、风湿热、伤口感染,差不多可以算是不治之症。 当然,古人们也找到了一些“偏方”来处理感染。比如古埃及人就用发霉的面包做成药糊,涂在伤口上,有时候也能碰巧“有用”。古希腊、印度、俄罗斯等地,也有类似的用发霉的东西来处理伤口的做法。就跟其他的传统医学一样,这些方法“时灵时不灵”,不知道是“真的灵”还是仅仅因为“运气好”,也就更不知道它“为什么灵”或者“为什么不灵”了。… Read More

再造伊甸园的禁果

星期五, 五月 23rd, 2014
去年,哈佛医学院乔治•彻奇(George Church)遗传学实验室的常驻艺术家乔•戴维斯(Joe Davis),收到一个没有标记的包裹,里面只装着一点根和叶片——来自一个有4000年历史的苹果株系。这包裹里的东西,距离戴维斯多年寻觅的东西——伊甸园的禁果——仅一步之遥。他计划用生物合成学往苹果里嵌入维基百科的DNA编码版本,以此来创造一株名符其实的“知识之树”。 戴维斯今年已经63岁了,支撑他站立的是一条铝制腿,上面装着一个橡胶塞,本来在实验室中是用于塞烧瓶的。和那些见过他的人聊天,最后总会说到不同版本的同一个故事:他把钟表零部件在恒温箱里培育了25年看它们会不会像生命一样自组装;他在1986年成为第一个将艺术品嵌入活的有机体基因组中的人;他丢掉右腿膝盖以下的时候是在“亲吻鳄鱼”;他在用遗传工程改造桑蚕让它们纺出金丝;他在密西西比老家照着卡特琳娜飓风的样子设计了一座32米高的钢塔,可以捕获闪电然后把它们扔回去以表向老天抗议,凭此赢得了洛克菲勒的一项赞助。… Read More

漱口水中的酒精会致癌?

星期四, 五月 15th, 2014
流言: 漱口水中的酒精是我们身边常见的有毒物质之一,研究表明一天使用漱口水超过三次可能会大大增加人们患口腔癌的风险。这是因为漱口水中含有大量酒精,使用漱口水时它在口腔中停留许久,其中的酒精很容易变为乙醛。 真相: 在分析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要明确一下“漱口水”的概念。漱口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处方漱口水,多为各个医院按照病人需求自行配制,包括很多医院比较常见的术后防止感染的洗必泰漱口水(氯已定),另外还有一些含氟漱口水用于特殊人群(例如正在使用正畸托槽清洁受限的人群)的龋齿预防,含有麻药成分的用于舒缓口腔溃疡疼痛的漱口水等等;另一种是大家在超市便利店里可以随便买到的非处方漱口水,所有大家在电视上看得见广告的都属于这种。我们这里讨论的“漱口水”主要是指后一种。… Read More

赛璐珞和电木引领材料变革

星期四, 五月 8th, 2014
常常因为去外地进行塑化剂方面的汇报,在旅行途中就开始演练ppt,有几次引起了邻座的注意,纷纷开始提问,于是演练搞得比实战还紧张。不过通过几次对陌生人的科普,倒是发现有关塑料的很多问题是很值得关注的,有一些问题在业内或许已经是常识,但在非专业人士眼中却十分困扰。所以这一系列的“塑料”专项科普主要面对的是非化学专业人士,有一些地方会比较浅显,专业人士勿砸。在这篇专题中,我们会全面地说明塑料的前世今生,也会涉及塑化剂、双酚A这些近年热门的话题,或许你会发现,塑料的世界竟是如此精彩。… Read More

西方植物毒药史

星期五, 四月 4th, 2014
众所期待的《权力的游戏》第四季已经上映。这部被架空史诗大作中,充满了权谋之争与阴谋诡计,在这一季当中,就有一个角色要被冷(xǐ)酷(wén)残(lè)忍(jiàn)地毒死。 说到下毒,大家可能首先会想到砒霜,但在下毒界,它只能算是“后起之秀”。《权力的游戏》的历史蓝本是中古时期的欧洲,在那个时期,植物至少占据了毒药界的半壁江山。 先贤之死——“毒堇”释疑 古代欧洲被毒死的人中,最著名的一个莫过于苏格拉底。在柏拉图的描述中,苏格拉底在行刑之时,毫无畏惧的饮下一杯由“毒堇”制成的毒药,然后毒性从腿部开始发作,逐渐向上蔓延,当毒性到达胸口之时,这一颗伟大的心脏便停止了跳动。… Read More

当杨树邂逅当归

星期二, 四月 1st, 2014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人类对化石燃料的开发和利用极大地推动了社会的发展。但由于面临能源需求持续增长、原油价格不断上涨以及化石燃料的使用导致的全球温室效应等重大问题,开发可再生、可持续的生物能源迫在眉睫。 在遇到能源危机和提出生物能源利用的概念以前,人类使用植物纤维素已有上万年的历史了,我们使用它制作衣物、制造纸张和饲养牲畜。现在,科学家再次将目光聚集在纤维素上——这种自然界中含量最多的多糖有望为解决能源问题贡献力量。日前,一项由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生物化学系教授约翰·拉尔夫(Joh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