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为何这么贵?

马年的春节十分让人无聊,全国找不出几处既没有雨雪也没有雾霾,所以最舒服的事情就是在家呆着。Mr Sun望着满桌子的开心果、腰果、巴旦木、夏果、花生、瓜子这些春节期间的花样坚果大军,以及由苹果和桔子组成的单调水果部队,着实显得有些不太平衡,于是就想到了春天里的一抹果香——草莓。

草莓

对于长江以北甚至整个南岭以北,在曾经交通业不发达的时候,春季时的水果种类是非常有限的,除了耐保存的苹果、桔子、橙子和梨以外,真正当季的水果也就只有草莓了(来自谢耳朵的画外音:严格来说,草莓不算水果——Shut up,Sheldon!)。在野外,草莓一般在四五月份成熟,这是因为草莓在生长过程中需要日温差较大的环境,乍暖还寒的春季自然非常适合种植。只需使用简单的大棚技术,就可以把草莓的成熟季节前移到春节期间,所以很多年前,春节期间就有了吃草莓的习惯。想到此关节,Mr Sun便决定踩着雪渣渣探访一下水果摊。

或许因为春节以及下雪的原因,水果摊上草莓的价格不菲,最便宜的也是十块钱一斤,每只果子上基本都挂着叶子以证明新鲜度,但花生米般的大小顿时让人没了食欲——卖水果的阿姨,这果子和叶子到底哪个更重?二十块钱一斤的倒是个头大了一些,但是旁边的一个小姑娘则嘀咕说是用了膨大剂,因为草莓是空心的——Mr Sun一向不是很相信膨大剂的传言,刚想掉掉书袋说空心的原因有很多,却迫于尝了一口这草莓的奇酸只好闭嘴,转而把目光转向写着有机草莓的那一堆,不过看过四十块钱的价格后抿了一下口水——卖水果的阿姨,您的等比数列学得真好,要是再挂个什么“帝王草莓”的招牌是不是得卖八十了?最后没办法,看着十块钱一斤的越南进口火龙果,Mr Sun胡乱买了两个算是对得起被雪渣渣浸湿的一双鞋。看,火龙果个头更大,只是把芝麻从外面长到了里面罢了,还是进口的,比土气的草莓强多了!

Mr Sun对于此行非常不忿,思绪一下回到了Boy Sun时代。

二十年前的草莓并不是这么贵,农村里在自己的院子里也能种。Boy Sun成功地从老Mrs Sun那里“承包”